所有分类
  • 所有分类
  • 碎语

摘抄《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是由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首次出版于1987年。这部小说以主人公渡边为叙述视角,讲述了他在大学期间与两位女性——娴静缅腆、多愁善感的直子和神采飞扬、野性未脱的绿子的爱情故事。

我判断不出我位于何处,也不具有自己是在朝正确方向前进的信心。我之所以一步步挪动步履,只是因为我必须挪动,而无论去哪里。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曾这样存在过。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当你是个陌生人时,别人也会陌生。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我俩就像在无人岛长大的光屁股孩子,肚子饿了吃香蕉,寂寞了就相抱而眠。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世上是有这种人的:尽管有卓越的天赋才华,却承受不住系统训练,而终归将才华支离破碎地挥霍掉。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少年时我们追求激情,成熟后却迷恋平庸,在我们寻找,伤害,背离之后,还能一如既往的相信爱情,这是一种勇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一切都清晰得历历如昨的时候,反而不知如何着手,就像一张详尽的地图,有时反倒因其过于详尽而派不上用场。但我现在明白了:归根结底,我想,文章这种不完整的容器所能容纳的,只能是不完整的记忆和不完整的意念。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在这个世界上,原本能够称之为“深刻”的东西都已稀少,更不要提接近事实的深刻了。
但村上春树的文字却有着这样的一种魔力,令全世界都陷入他那独特的“蓝调”情绪当中,无法自拔……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所谓努力,指的是主动而有目的的活动。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唯有死者永远17岁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我们活着,同时在孕育死亡。不过,那只不过是我们必须学习的真理的一部分。直子的死告诉我这件事。不管拥有怎样的真理,失去所爱的人的悲哀是无法治愈的。无论什么真理、诚实、坚强、温柔都好,无法治愈那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地软弱无力–我形影相吊地倾听这暗夜的涛声和风响,日复一日地如此冥思苦索。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失去心爱之人的悲伤是无法治愈的,无论怎样的哲理,无论怎样的真诚,无论怎样的坚韧成柔情,都无法治愈那种悲哀,我只能在悲伤中彻底悲伤,并从中领悟到什么可领悟的东西,在下一次的悲伤到来的时候,却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挪威的森林》
哪会有人喜欢孤独,只不过不想失望罢了。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然而,此时此刻我脑海中首先浮现出来的,却仍是那片草地的风光:草的芬芳、风的清爽、山的曲线、
犬的吠声……接踵闯入脑海,而且那般清晰,清晰的只消一伸手便可触及。但那风景中却空无人影。谁都没
有。直子没有。我也没有。我们到底消失在什么地方了呢?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看上去那般可贵的
东西,她和当时的我以及我的世界,都遁往何处去了呢?哦,对了,就连直子的脸,遽然间也无从想起。我
所把握的,不过是空不见人的背景而已。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有时看遍这个世界后,真的令人厌烦。为何那些家伙不努力呢?没有努力又怎能光是抱怨这个世界不公平?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她所要的并不是我的臂膀,而是某个人的。她所要的也不是我的体温,而是某个人的。我觉着有些愧疚,为什么自己要是自己。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哪里有人喜欢孤独,只不过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萤火虫消失之后,那光的轨迹仍久久地印在我的脑际。那微弱浅淡的光点,仿佛迷失方向的魂灵,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彷徨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心想怎么能败下阵去!一旦败下阵去岂不一辈子都报销了!我怕自己一旦败阵后就再也站不起来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普通人啊。生在普通家庭,长在普通家庭,一张普通的脸,普通的成绩,想普通的事情。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孤单时,仍要守护你心中的思念。
《挪威的森林》
喜欢到全世界森林里的老虎都融化成黄油。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映现在我眼前的只有永无尽头的泥沼。右脚往前踏出一步。举起左脚,然后又是右脚。我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也无法确信是否往正确的方向前进。只知道必须往前走,于是一步一步地往前。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这是初秋一个天朗气清的午后——同恰好一年前我去京都探望直子时一模一样。云如枯骨,细细白白,长空寥廓,似无任何遮拦。又是一个秋天,我想。风的气息,光的色调,草丛中点缀的小花,一个音节留下的回响,无不告知我秋天的到来。四季更迭,我与死者之间的距离亦随之渐渐拉开。木月照旧十七,直子依然二十一,永远地。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绿子写信给渡边:你总是蜷缩在你自己的世界里,而我却一个劲儿的咚咚敲门,一个劲儿的叫你。于是你悄悄抬一下头皮,又即刻恢复原状。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纵令听其自然,世事的长河也还是要流往其应流的方向,而即使再竭尽人力,该受伤害的人也无由幸免。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而我只能站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不停地呼唤阿绿的名字。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信终归不过是信,即使烧了,该留在心里的自然留下,就算保存在那里,留不下的照样留不下。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我想起自己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蹉跎的岁月,死去或离去的人们,无可追回的懊悔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也不是什么都喜欢,只是什么都无所谓罢了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绿子在电话的另一头久久默然不语,如同全世界的细雨落在全世界所有的草坪上一般的沉默在持续。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这世上,除了你我别无所求。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即使是你最心爱的人,心中都会有一片你无法到达的森林。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你选择了绿子,而直子选择了死,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不是吗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要是我现在就把肩膀放松,会一下子土崩瓦解的。以前我是这样活过来的,往后也只能这样活下去。一旦放松,就无可挽回了。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绅士就是:所做的,不是自己想做之事,而是自己应做之事。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正值青春年华的我们,总会一次次不知觉望向远方,对远方的道路充满憧憬,尽管忽隐忽现,充满迷茫。有时候身边就像被浓雾紧紧包围,那种迷茫和无助只有自己能懂。尽管有点孤独,尽管带着迷茫和无奈,但我依然勇敢地面对,因为这就是我的青春,不是别人的,只属于我的。
《挪威的森林》
“嗯,你认为有钱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不晓得。”
“是可以说没钱呀。例如我向班上的朋友提议做点什么,对方就说‘我现在没钱,不行’可要是我处在对方的立场,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我要是说‘现在没钱’那就是真的没钱。太惨了!长得漂亮的女孩可以说‘我今天脸难看的很,不想外出’,可要是换个丑八怪女孩同样说一句试试,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哩!二者同一道理。”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想勉强交朋友。要真那么做的话,恐怕只会失望而已。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即使是你最心爱的人,心中都会有一片你没有办法到达的森林。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女性。她脸上有很多皱纹,这是最引人注目的,然而却没有因此而显得苍老,反倒有种超越年龄的青春气息通过皱纹被强调出来。那皱纹宛如与生俱来一般,同她的脸配合默契。她笑,皱纹便随之而笑;她愁,皱纹便随之愁。不笑不愁的时候,那皱纹便不无玩世不恭意味地点缀着她整个面目。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绵延数日的霏霏细雨冲走了山间光秃秃的地表上堆积的尘土,漾出一股深邃的湛蓝,而十月的风则撩得芒草左右摇曳,窄窄长长的云又冻僵了似得紧偎着蔚蓝的天空。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如果你不想进精神病院,就要心胸豁达地委身于生活的河流。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污秽不堪的人。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文章这种不完整的容器所能容纳的,只能是不完整的记忆和不完整的意念。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人与人可以爱的那么深,实在很美妙。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本想给你做顿菜,
可惜我没有锅。
本想给你织围巾,
可惜我没有线。
本想给你写首诗,
可惜我没有笔。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我总是一边盯着飘浮在这静谧的空间里闪闪发光的光粒子,一边努力试着探索自己。我究竟在追求些什么?而人们究竟希望我给他们什么?但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像样的答案。我对着飘浮在空中的光粒子伸出手去,却什么也碰不到。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世界一天变一个样儿,在我不知道的时间里。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喜欢我到什么程度?”绿子问。“整个世界的老虎全部融化成黄油。”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直子的死使我明白:无论谙熟怎样的真理,也无以解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地软弱无力——我形影相吊地倾听这暗夜的涛声和风响,日复一日地如此冥思苦索。我喝光了几瓶威士忌,啃着面包,喝着水筒里的水,满头沾满沙子,背负旅行背囊,踏着初秋的海岸不断西行、西行。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原文链接:https://flavorboy.cn/43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评论0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